要闻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  陶锐|招商期货黑色产业组主管

  重庆大学数量经济学研究生,注重基本面研究,对煤焦行业有较深刻认识,擅长从细节挖掘产业投资机会。发表的专题、评论多次被大宗内参、文华财经等媒体引用。拥有期货从业资格(证书编号:F3042712)。

  徐世伟|股指期权研究员

  从业超过 5 年,具有期货从业资格(证书编号:F0307617)及投资咨询资格(证书编号:Z0001836)。擅长衍生品分析与结构化产品设计,连续三届获中金所期权与期货论文大赛二等奖、优胜奖,并长期借调中金所期权组参与期权开发工作。

  ❒.澳洲煤炭产销总览:澳煤近三年增速始终在2%以下,每年产量在4.4亿吨左右;产出地主要为QLD与NSL,其中NSL为最初的煤炭开采地,QLD发力明显且自1991FY以来超过NSL,成为澳洲主产地。澳洲在17-18财年共产出4.5亿吨煤炭,且5成多产自QLD,其中供国内使用占13.6%、供出口占比约86.4%;主产于QLD、1.57亿吨左右、占比85%左右,主产于NSW、1.7亿吨左右、占比66%左右。

  ❒.动力煤产出为主,占比5-6成:从绝对量比例来看,自2000-01FY以来,澳洲煤炭分类型产量比例相对稳定,且动力煤占比5~6成;从增速来看,2012-13FY以来,焦煤产量增速持续下滑,且在15-17年持续负增长(17年主要受3月Debbie飓风影响),近两年产量有所恢复。

  ❒.三次大减产,分别对应着世界经济三次大事件:澳洲历史上有三次主要煤炭减产期:1)1987-88FY动力煤产量-6.96%、焦煤-10.95%;2)2010-11年动力煤大体持平,焦煤-12.1%;3)2015-16年,焦煤-1.79%,动力煤-1.43%。分别对应着:1)1986至1987年,日本因贸易制裁而经济下滑、1985年开始的原油暴跌、印尼煤炭产量攀升均挤压着澳煤市场;2)2010至2011年,中国地产、全球制造业增速持续大幅下滑,致使所有终端需求显著下行,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此时煤矿并未面临亏损,更多是利润侵蚀下的主动减产去库;3)2015至2016年,中国地产持续低迷,钢铁行业步入全面亏损时期,且全球制造业仍旧低迷,澳煤价格持续下跌,最终击穿成本,从而出现主动减产。

  ❒.澳煤主要流向出口,国内主要流向发电:出口占比逐年增加,且自2013FY以来始终维持在90%附近。供澳洲本土消费的煤炭仅占10%左右,且主要用于供热发电,而冶金用煤占国内用煤比重逐年走低,近三年维持在9%左右的水平。

  一、澳洲煤炭产销总览 

  鉴于澳洲Brown coal仅供国内电厂使用,且储量充足,对出口没有影响,因此下文仅针对Black Coal进行介绍,若无特别声明则后文“煤炭”均指Black coal。

  澳洲自2000财年以来年均煤炭产出增速为3.64%,增速变动较大,且自13年来增速持续放缓,近三年增速始终在2%以下,每年产量在4.4亿吨左右。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  煤炭产出地主要为QLD与NSL,其中NSL为最初的煤炭开采地,QLD发力明显且自1991FY以来超过NSL,成为澳洲主产地。澳洲在17-18财年共产出4.5亿吨Black Coal,5成多产自QLD、4成多产自NSL,其中0.61亿吨供国内使用(占比13.6%)、约3.89亿吨以供出口(占比约86.4%);焦煤主产于QLD、1.57亿吨左右、占比85%左右,动力煤主产于NSW、1.7亿吨左右、占比66%左右。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  二、动力煤产出为主,占比5-6成 

  从绝对量比例来看,自2000-01FY以来,澳洲煤炭分类型产量比例相对稳定,且动力煤占比5~6成;从增速来看,2012-13FY以来,焦煤产量增速持续下滑,且在15-17年持续负增长(17年主要受3月Debbie飓风影响),近两年产量有所恢复。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  进一步细分来看,截至2017-18FY,澳洲煤炭产量中,46%为出口动力煤,较2000-01FY增加11%;41%为出口焦煤,较2000-01FY减少1%;12%为国内动力煤,较2000-01FY减少9%;1%为国内焦煤,较2000-01FY减少1%。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  三、三次大减产,分别对应着世界经济三次大事件 

  澳洲历史上有三次主要煤炭减产期:1)1987-88FY动力煤产量-6.96%、焦煤-10.95%;2)2010-11年动力煤大体持平,焦煤-12.1%;3)2015-16年,焦煤-1.79%,动力煤-1.43%。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  分别对应着:1)1986至1987年,日本受制美欧压力,采取让步,将经济结构由“外需驱动”调整为“内需拉动”,GDP增速由1985年的7.4%降至1986年4.66%与1987年4.00%。此外,1985年开始的原油暴跌、印尼煤炭产量攀升均挤压着澳煤市场,澳洲Black coal生产商受损颇大。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  2)2010至2011年,中国地产、全球制造业增速持续大幅下滑,致使所有终端需求显著下行,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此时煤矿并未面临亏损,更多是利润侵蚀下的主动减产去库。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  3)2015至2016年,中国地产持续低迷,钢铁行业步入全面亏损时期,且全球制造业仍旧低迷,澳煤价格持续下跌,最终击穿成本,从而出现主动减产。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  四、澳煤主要流向出口,国内主要流向发电 

  澳洲煤炭流向出口,从历史数据来看,出口占比逐年增加,且自2013FY以来始终维持在90%附近。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  供澳洲本土消费的煤炭仅占10%左右,且主要用于供热发电,而冶金用煤占国内用煤比重逐年走低,近三年维持在9%左右的水平。在2017-2018FY中,供国内使用的0.61亿吨煤中,84.67%直接用于发电,15.02%用于制造业。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  更进一步来看,冶金用煤主要流向钢铁行业、非铁冶炼行业以及其他非铁冶炼行业,其中钢铁钢业占比稳定且始终维持在8成以上。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  五、澳煤出口情况解析 

  5.1 冶金煤出口占比更多,澳洲是最大焦煤出口国

  从历史数据来看,澳洲出口煤炭中,冶金煤占比相对较多,但自2010-2011FY以来,动力煤占比反而略高于冶金煤,2017-2018FY出口煤炭中,冶金煤占46.93%、动力煤占53.07%。根据CommodityInsights内容显示,截至2017年,澳洲为全球最大冶金煤(海运)出口国(58%),其次为美国(20%)与加拿大(23%);而在动力煤市场中,澳洲面临更多竞争者,尤其是印尼,在亚洲动力煤市场中,澳洲为第二大出口国,仅次于印尼。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  5.2 近10年出口流向结构发生较大变化,中印为主要增量来源

  分煤种以及出口国别来看,出口方向在最近10年发生较大变化,焦煤由08年的日本(37%)、印度(18%)、韩国(10%)为主,变为印度(25%)、中国(22%)、日本(20%)、韩国(10%)为主;动力煤由08年的日本(54%)、韩国(19%)、中国台湾(16%)为主,变为日本(39%)、中国(24%)、韩国(15%)、中国台湾(11%)为主。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  从增速角度来看,澳洲煤炭增量主要源自中印两国。其中,近几年来中国焦煤进口增速明显下滑、动力煤进口增速依旧维持高位;印度动力煤进口增速下滑明显、焦煤进口增速依旧维持高位。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  5.3 中国采购澳煤中半数为焦煤,印度8成是焦煤,日韩6-7成为动力煤

  立足于采购方角度来看,澳洲发往中国的煤炭中,近半数为焦煤,但近几年来,动力煤发运量明显增加,占比已超过焦煤;发往日本的煤炭中,6~7成为动力煤;发往韩国的煤炭中,6~7成为动力煤煤;发往印度的煤炭中,8成以上为焦煤;发往中国台湾的煤炭中,7~8成为动力煤。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  六、国内库存量小,产销基本平衡,产量调节灵活 

  根据测算,澳洲国内煤炭库存不高,历史上最高有1400万吨左右(2001-02FY),占当年产量5%左右,近几年来基本处于600万吨以下,不到当期产量的2%。因此,可以大体上推断,澳洲煤炭产销基本平衡,调节灵活。

陶锐、徐世伟:澳洲煤炭供销与历史减产原因探究

责任编辑:陈修龙

25日央行未开展逆回购操作 净回笼500亿元

上一篇

原油价格复苏“道阻且长”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提示: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!

插入图片

分类